谈电影摄影由实用理论逐渐向美学领域的逾进

谈电影摄影由实用理论逐渐向美学领域的逾进

新时期开始不久,摄影界思想解放,大胆实践探索,成绩斐然。与此相适应,摄影实践经验总结,理论研究空气也活跃起来。于是,开始了经验文字传播和理论研究并存阶段。彼时《电影艺术〉、〈当代电影》及其他刊物陆续大量刊登摄影经验总结、构思随笔和摄影阐述。此外,还大量刊登摄影理论探讨文章。前者如吴蔚云、邱以仁《摄影艺术点滴),黄绍芬〈谈电影摄影中的几个问题》,许琦《要拍出国画风格),杨光远、陈振中《让镜头进入“角色"),朱鼎玉《设想和表达——〈都市里的村庄),邱以仁、江淑珍〈色调和布光》,张艺谋《就拍这块土——〈黄土地〉摄影体会》,顾长卫《影片〈孩子王〉摄影阐述》、《〈红高粱〉后话),魏铎《也谈创新——〈逆光〉摄影浅的〉,周坤〈〈邻居〉摄影谈),李晨生路带我回家〉的摄影创作),侯咏《〈他选择谋杀〉的摄影构思〉、(〈晚钟〉

摄影随想》,徐春(〈哪吒〉摄影中的一些艺术处理),甘泉《关于〈尼罗罗非鱼))等等,虽都具构思阐述性质,并以经验漫谈形式呈现,但已经不限于一般阐述和简单总结,多为自己具体艺术处理提出一定美学观念和艺术理论根据。后者,如吴玉昆〈光、影与节奏),葛德〈光学镜头的造型表现力),米家庆《彩色片的色彩基调》等为实践理论,有些文章更有理论深度,并具美学色彩,如沈嵩生《电影摄影艺术三题),较早提出“电影造型构思”

和“生活化用光”的论点。

2.jpeg

鲍萧然在教学和研究中,一直注意作为摄影重要表现手段的光线处理在国内外的演化。在80年代,他前后发表四篇专论。早在80年代初,他在《真实可信是摄影造型的生命—一从画面构图和用光谈起〉一文中,从电影造型“逼真性”特点出发,对传统的用光和构图观念予以否定,提出“现代电影造型应该与过去告别”的口号,主张银幕视觉形象应“具有强烈的纪实性和逼真性”。

在《探求真实、自然的用光〉一文中,结合具体创作,由于集中于研究光线处理,更坚定了如下信念:“电影,在日趋真实、自然的艺术倾向中,富于生活气息的造型设计和光线处理越来越表现出它极大的艺术生命力。”

他为能体现这种“写实的用光”提出三点原则:“1.重视剧情环境里各种情境下,自然光效的真实再现;2.强调有生活根据的光源设计,积极地利用环境中的固有光源;3.注重大的环境气氛的选择和创造,人物造型光竭力统一在环境总的照度水平和造型气氛中。”作者在《探求摄影艺术的自然光效)中,历史地指出“戏剧光效”产生的物质的、历史的必然性,同时也不否定“戏剧光效作为一种特殊的造型手段,以其风格化的本色,在电影中占据自己的一席”。

他研究大量国内外摄影艺术实践的现状和历史发展,特别根据对电影本性的把握,得出结论是,电影照明“发生观念性大变革,最突出的便是重心的转移:从传统的‘制造’拍摄条件,应变为‘寻觅’拍摄机会。大量的内容已是去发现、去选择、去改善拍摄条件”。

而在1987年发表的《论光观念的转变》一文中,不仅确认了光观念的转变”的现实存在,而且以生理和心理为根据可信地论证了其存在的必然性。具体表现在,对光的“形”的觉醒,即认识“光的形态本身就是一种环境;光的形态本身就是一种时空”的认识。“对光地形的觉醒,在对光地形的把握中,富于创造性的艺术实践,必然孕育了对光的质的规定性的深入探究和体察;这就是光的色彩感觉。光的色,是光的波长和色温这质’的层面的视觉效果。

3.jpeg

光量、光性、光质三个层面的结合,才是一个完全的光的物质现象。”杨光远的《谈纪实性摄影)、《从照相本性谈起〉更强调摄影纪实性。这一时期有大量文章谈纪实美学,多主张实景拍摄、自然光效。这一思潮的兴起,固然是有其历史的、政治的、物质的及对电影本体进一步认识的种种原因。人们厌恶没有血肉的“假大空”、“高大全”的银幕形象。

物极必反。纪实美学的输入恰逢其时。于是它被很多人接受,并身体力行地实践起来,取得创新、突破的空前好效果。它构成了新时期电影摄影艺术停滞多年之后,又飞快发展,并取得巨大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志。但个别人也有将纪实观点推向极端化的倾向,致使某些人置技术局限于不顾而进入误区。对其负面影响,一些人直接或间接提出质疑。许琦在《要拍出国画风格——〈天云传奇)一文中,强调“电影总要给人以美感”;魏铎在〈谈创新—〈逆光)摄影浅的〉中则主张既求真、又求美

4.jpeg

他认为:“真和美(包括形式)不应是死对头,两者都是我们应当追求的。”葛德、沈嵩生在其《纪实派、绘画派及其融合)(1983)、《新时期电影摄影造型艺术的崛起)(1987)两文,既有对纪实美学(或思潮、或风格、或流派、或方法)的充分肯定,也有对偏颇论点的批驳。后篇的指向性尤其明显。文章指出:“我们认为,纪实造型意识的兴起,无疑是对我国银幕造型的一次冲击,对于涤荡程式化的造型模式,促进电影造型向生活靠拢,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但是,纪实造型学说,由于无祝或忽略电影的假定性和表意功能而显露出理论上的不准确性和不完备性。因而,把纪实造型风格同现代电影造型划等号是不妥当的。现代电影造型,作为一个系统,可以包括纪实风格,但不能为之代替。在创作实践中,纪实风格有时表现为对光线塑形作用的否定,对固定镜头的不能容忍,也不能说不是一种偏颇。”

5.jpeg

作者明确主张表现风格多元化:“新时期出现的再现、表现、表意等各种造型形态,不能说,何高何低,只要它与内容结合得好,就会有生命力,都是装点我国影坛的鲜花。当然它们可以纪实的风格出现,也可以绘画的风格出现,更可以融合的风格出现。”郑国恩《强烈视觉冲击),曾念平《评摄影物质材料的美学功能》都强调摄影造型表现手段的丰富性和可能性,并论及它与多元并存的流派和人各其貌的风格的建构关系。

电影摄影理论,从各抒己见到相互商榷及至不同论点展开论争,这种同台演出的前所未有的热闹局面,成了摄影界理论水平、艺术修养及艺术素质提高的具体明证。这些论争焦点集中、分歧鲜明但在“真实”、“与内容结合”这一契合点上却又统一起来,从而构成这一时期有代表性的摄影新观念。不论主张“通真”、“使人如身陷其境”,还是强调真而又美,主旨都在摄影银屏形象创造必须以人的生理、心理为依据,以观众感知认同、情感愉悦为目的。

6.jpeg

因为,艺术形象只有“真实”、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才会使人感到可信,才会引起观众情感共鸣,进而产生意蕴感悟,作品才具有审美价值。只有在“真实”这一点上聚合,摄影才能从根本上摒弃“假大空”,也就因在“真实”这一点上认识有差异,具体处理上千差万别,电影摄影才有了不同的创作个性和人各其貌的艺术风格。这是创作主体自觉性觉醒的表现,也是创作成熟的标志。

这一时期,关于新闻纪录片、科教片问题的讨论也很热烈。刘德源(纪录电影特性的再认识),韩健文〈真实电影与直接电影的异同),萧宏《纪录电影制作中的几个问题),吴纯一〈科教片姓科),洪开《科教片要讲艺术性),孙兴远《科教片摄影特点)等都从不同角度论述了新闻纪录、科教片的特性。

这一时期,理论研究的特点是:1.经验和理论并存,且涉及面广,探讨问题实在,发掘摄影手段的丰富性,提倡多样化;2.以实用理论为主渐向摄影美学领域逾进,对某些理论问题进行深层次的哲学思考,企图找出规律性的东西;3.打破以往各抒己见、互不相扰的局面,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进行商榷、展开论争;4.争论中,对流派、思潮界定更加准确,开阔人们思路,促进实践向多样化发展;5.繁荣、丰收的实践成果反过来有力地推动理论研究向更新、更深度推进。

参考数据: 秦皇岛凝华机床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通泰街街道湘江大道208号欧陆经典B座2612
主营产品:耳环,头饰,发簪,发夹,饰品